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第8集,共16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21-07-13 07:51:18

婚词离曲第二季第8集剧情

第8集:婚词离曲第二季8集剧情:宋援舍己为人 史避影撞破申儒信出轨

宋援在付慧玲的逼问下,坦诚自己已有四十二岁。付慧玲又问宋援跟判士贤怎么认识的,宋援回答,在健身房认识的。判士贤对于付慧玲就像审问犯人一样,审问宋援不满,就说了一句,付慧玲表示自己有权知道。苏瑞珍和判文昊对于付慧玲的做法不满意,付慧玲偏偏问宋援和判士贤认识的来龙去脉,判士贤替宋援说,付慧玲不让判士贤说,宋援只好亲自告诉付慧玲。付慧玲觉得宋援是有意勾引判士贤的,判士贤和苏瑞珍,判文昊还帮着宋援说话。付慧玲问宋援跟判士贤真的结束了吗?宋援说是的,付慧玲注意到宋援手上戒指,判士贤坦诚是自己送的,付慧玲没想到,判士贤从未给自己买过项链,居然送宋援戒指,想着宋援和判士贤该不会瞒着她,把婚礼也办了。判士贤说是分手礼,付慧玲不信,判士贤只好提出离婚,付慧玲气得打判士贤几个耳巴子。宋援幻想自己看不下去了,就指出判士贤的痛苦,说付慧玲没有做好为人妻子的责任,然后付慧玲答应跟判士贤离婚,可事实并未如此。宋援告诉付慧玲,当初因为自己不能怀孕,和前夫离婚,跟判士贤相遇以后,就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原因,所以跟判士贤试试,或许是老天大发慈悲,她竟然怀孕了,同时保证,会尽快搬家,带着孩子远离他们的生活。苏瑞珍和判文昊见宋援离开了,他们也离开。付慧玲对判士贤说,没想到他会对老女人迷昏颠倒,判士贤不搭理付慧玲。电梯里,苏瑞珍和判文昊说了好多安慰宋援的话,宋援只嗯了一声。金冬美在甜米酿里下药,再端给史避影喝。史避影喝了一口,申儒信就来了电话,让史避影过去接他,史避影同意了。金冬美见甜米酿史避影没有喝多少,很是生气。苏瑞珍和判文昊关心宋援搬家不方便,可宋援不想继续破坏判士贤的家庭。史避影接申儒信,申儒信跟史避影报了一个地址,史避影还以为申儒信要喝第二运。付慧玲找判士贤问责,判士贤不愿搭理付慧玲。判文昊和苏瑞珍坐车回家的路上,不放心宋援一个人待在家里。这时,付慧玲打电话问判文昊是否到家,判文昊却让付慧玲给判士贤一点饭吃。史避影开车抵达酒店,和申儒信一同下车。申儒信带史避影开房,史避影看到房间的摆设,不知道申儒信要庆祝什么,申儒信解释一番,害怕金冬美打电话来骚扰他们二人约会,特意把手机关机。付慧玲按照判文昊指示,特地给判士贤温一盘排骨,判士贤没有胃口,付慧玲非要判士贤去尝尝。判士贤免其为难的,爬起床去吃饭,付慧玲指责判士贤哪根筋打错了,居然喜欢上宋援那个大婶,送宋援戒指,还不让直接送钱,把戒指要回来。史避影换上睡衣,和申儒信共度春宵一刻。判文昊和苏瑞珍坐在床上,夸宋援贤惠,为了判士贤,竟然能说出贬低自己的话,而付慧玲跟宋援想比,简直是天差万别。史避影和申儒信在酒店恩爱,金冬美则趁机躺在申儒信和史避影的大床上,感受着申儒信的温暖。誓东马告诉誓班,南佳彬可以跟别的男人交往,却不能相爱,誓班询问原因,誓东马骄傲的说,因为南佳彬摆脱不了他。南佳彬天天称体重,就是想要自己瘦下来,好穿上婚纱。申儒信参加会议,听到有人说起病人娥美的名字,让他大吃一惊。申儒信挨个房间查房,等他看到昏迷不醒的智娥时,还是有点吃惊。金冬美特意打扮一番,和智娥一起到电视台,史避影亲自迎接二人。史避影等人开始工作,智娥和侑彬站在后台拍照。与此同时,申儒信将智娥转到单人病房。苏瑞珍和判文昊听到付慧玲的广播声,发现付慧玲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。曹院长以探病的名义,去套申儒信话,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泪流满面的娥美。付慧玲和史避影,李世恩坐在一起,边喝着饮料,边聊着天。侑彬和智娥,金冬美聊的正嗨时,李世恩突然来接侑彬回家,史避影和金冬美坐下待一会,李世恩没有反对。娥美醒来,申儒信告诉娥美,他跟同事说是,她是他美国朋友的女儿,娥美解释自己受伤原因,申儒信却时时刻刻和娥美保持距离。享企看见誓班送给侑彬十万零花钱,嫌太多了,让侑彬给她一半,侑彬不肯。享企就跟妈妈说起此事,李世恩觉得,誓班应该看侑彬可爱,才多给了一点。享企打听誓班年龄,李世恩说五十一岁,享企得知跟妈妈同岁,又是单身,长得有型,想撮合妈妈和誓班。史避影和金冬美正在做饭时,申儒信突然打电话告诉史避影,说自己要晚点回去。牟书莉一回国,就去看奄奄一息的姐姐牟徐向(史避影妈妈)。牟徐向昏迷不醒,牟书莉吓得打119。等牟徐向送上救护车,牟书莉再打电话叫史避影,史避影吓得立马穿上外套,开车赶去医院,同时给申儒信打电话,可惜没人接。史避影赶到医院,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妈妈,就被牟书莉打了一巴掌。史避影默默地把妈妈送到病房,再打听申儒信下落,护士说申儒信在娥美病房,史避影过去一看,没想到看见申儒信和娥美抱在一起。牟书莉出了姐姐病房,看见史避影坐在地上,吓得过去拉史避影起来,史避影听不见牟书莉说话,而是一直盯着从娥美病房走出来的申儒信看,最后晕了过去。申儒信慌得把史避影抱到岳母病房,检查史避影身体。同时,牟徐向正在接受治疗。金冬美接到一通电话,告诉智娥,史避影住在医院回不来,申儒信叫她送些日用品,智娥也想去,金冬美不让智娥去。智娥就给申儒信打电话,申儒信没时间接,让牟书莉帮忙接一下。判文昊晚上睡不着,就做起来和苏瑞珍商量,让宋援和他们一起过年的事。苏瑞珍不能忍受付慧玲当着他们的面打判士贤,所以对付慧玲失望透了,真的希望判士贤和宋援能有个好结果。牟书莉跟金冬美解释,史避影是因为被她打,承受不住打击才晕倒的,金冬美表示能理解。申儒信让娥美转院,娥美听了申儒信解释,觉得还是回家更好。申儒信亲自照看史避影,让牟书莉回家休息,牟书莉后悔打了史避影,申儒信也觉得,史避影是因为岳母的事,一时承受不住打击,才晕倒的,实则不然。史避影凌晨五点多醒来,质问申儒信关于娥美的事。

同类型

同主演